情感|不做情人,真好!

文|木子叶寒

?

1

有一种缘,会让人一辈子魂牵梦绕;有一种思念,会悄然进入你的心田,如诗如幻,浪漫得醉人;然。从相识到相知,在旅途风尘中,又会错过多少风景,在激情与现实之间倏然分开。

那年,正是辉创业的高峰期,他的妻子在某机关单位上班,不仅温柔体贴而且长得还很漂亮。事业的成功,家庭的幸福,对一个男人来说无疑是人生的最完美不过的事了。为了事业,辉长年在外出差经商,但他从来就不曾做过有什么对不起老婆的事,更不用说什么婚外恋情了。

朋友们偶尔也会开他的玩笑,说他不像个老板,任谁都无法相信,像辉这样的男人,竟然会没有情人。有时候朋友们也会故意刺激他几句,都说不相信,肯定是瞒着他们这些朋友,太不够意思了。「话不可乱说,事不能乱做,」这时候,辉总是会耳红面赤地争个明白,好象要讨回公道一样认真。朋友见他那股较劲的样子,还真把这些朋友给乐的,然后又说上一句:「我们是开玩笑的啦!」。

这年头,什么事都要讲个运气,什么人都要讲个缘分,缘份来的时候,挡都挡不住,你想要逃避也是不可能的事。

仅仅在飞机上的一次偶然邂逅,竟然会让一向很自信的辉,从此改变了对婚外恋的看法。

2

无法形容眼前的这位女子是怎么样的一种美丽,她苗条身材,稍微显得有些金黄的秀发,在走上飞机时被阳光照耀的熠熠生辉。特别是那双眼睛有着一种妩媚的魅力,还有那种女人特有的高贵气质,让辉深深地着迷了。当她渐渐向辉靠近的时候,辉的心却有种莫名颤抖,似乎着领略着一见钟情的内涵。

然而,最让辉暗暗欢欣的是,她正好坐在辉旁边的位置。

一路上,他俩谈天说地,洋溢着欢愉。此时,辉的心里多么希望这架飞机不停地在天空上飞翔,永远不要降落。等到下飞机的时候,辉心里已经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,也许爱不需要任何理由。

辉就这样轻易地喜欢上了这位漂亮的女人。

回到家,辉的心里再也无法平静。人的感情本来就很复杂,这种感觉本来就很微妙,越积聚在心里,就越强烈。

辉以为自己会抵挡得住情感的的诱惑,而立之年的他已不再有潇洒浪漫的想法。认识她以后,辉感受到了一种沉重的失落感,试图挣脱这份莫名的孤独寂寞,却始终无法挥去脑海里印留着她的影子。

"是我错了吗?」辉在内心深处无数次的自责着自己,面对家中的娇妻,辉并不想背叛妻子,但也放弃不下对她那种刻骨铭心的思念。是的,确实是那种刻骨的念想,「我怎么可以对其他女人有非分之想呢?」辉感到忐忑不安,茫然不知所措,生怕妻子看出他这种反常的情绪。

无可否认。这个女孩子给他的感觉太不同了,她身上有种巨大的吸引力,让辉不能把持自己,辉决定与她相约。

经过无数次地犹豫,辉的思想一直在矛盾中挣扎。终于有一天,他鼓气勇气拨通了慧的电话。呢喃之中辉向她发出了请求,想要见她一面,等待她的同意。

在稍停片刻之后,想不到,那女人很爽快地接受了辉的邀请。

放下电话,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那种幸福的感觉不由得涌上心头,眼前的一切都显得如此亮丽。辉第一次对妻子说了一个漂亮的谎言,晚上有客户在,要晚些回家,也可能不回来了。辉在话里留下个余地,辉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说,感情的事谁能说得清楚。

3

路边的街灯亮了,淡淡的灯光一如辉的心情,朦胧中渗透着丝丝的甜蜜。此刻,辉心中那种愉悦简直无法形容,兴奋中夹杂着紧张,紧张中又带有几分得意的感觉,想像着很快就能见到朝思暮想的VB你了,禁不住自己偷偷地暗笑了起来。

走进了一家月亮弯茶馆。辉向四周望一望,屋子里的人并不多,也许是太早了,城市里的夜生活还没有开始。她应该还没来,辉找了个稍微幽暗一点的位置,先要了杯绿茶,开始静候着她的到来。

等了半个小时,辉仍不见她的影子,开始有些急了。他再也忍耐不住,拿出手机想打电话给她,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看错了时间,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一个小时。

辉无意于再次笑自己的荒唐,竟然会激动地连时间观念也没有了。这种神秘的感觉让辉的心境更是充满活力,更是富有激情。

茶馆里正轻放着《今夜你会不会来》的音乐,让辉的心不由一阵慕名的悸动。他相信,她一定会来的。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,辉不停地看手机上的时间,那种焦急不安的样子,像是做贼般心虚。谁都知道,等待是最难熬,尤其是等自己心爱的人,那时的时间一分种就像一年一样慢。

终于来了,她来了。她打扮得很美,穿了一身淡黄的衣服,映照出她的脸更加的白嫩,一双娇滴滴的清水眼,眉宇间微透着一丝的笑容。

辉连忙站了起来,面对着她的到来,他一时不知所措,神态就像风中的小草一样慌乱,紧张中拨动着心弦。「你终于来了,想要点什么。」辉很有礼貌的问。

「来杯咖啡吧!」慧把外衣脱下来,挂在椅子靠背上说:「我怎么啦?没迟到吧,看时间我还早到5分钟呢?你难道很早就来了?」

「哦!没有没有,我是担心你不会来。」辉不想说出自己由于看错时间,足足等了她一个小时。

「怎么会不来呢?」慧有点羞愧地说。

刚坐下,聪明的她就知道了,其实他早就来了,因为桌子上的菸灰缸掩饰不了事实的真相。

辉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,这情景无形之中让她有些感动。

感情这东西确实是很奇怪,见不到时拼命地刻骨地想看见,真相见了,又都不敢看对方的眼眸。两个人一时竟不知从何说起,无言般地陷入了沉默的氛围之中。

悠扬的音乐轻声地在耳边回旋,柔和的灯光显得特别亲切,幽静中感受着幻想中的最美。

「你知道我已经结婚了吗?」辉突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。

「哦,我知道。」她低着头回答,随手端起杯了,喝了一口咖啡。

「是吗?我好象没对你说过?」辉有些惊讶。

「那天在飞机上,我看见你手里的玩具,就知道那肯定是给你孩子买的。」慧说话时,眼睛却看着窗外。

「你很细心。」辉笑了笑,随口叫了一下服务员,问她,还想要点什么点心之类的吗?

她摇了摇头说,不用了。

4

一般已婚的男人,为了讨好别的女人,往往是说自己家庭是如何的不幸或者寻找各种痛苦的理由,以博取女人的同情。而辉没有这样做,相反他只是对慧说了自己的家庭很幸福,老婆很贤惠,还有孩子很可爱等等。

其实,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些话。他也不知道感情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?也搞不清楚是否家庭幸福的男人就不该约别的女人出来见面?

她静静地听辉说话,偶尔就附和着几句。她想像着眼前的男人真是可爱,和别的女人约会,却不停地说些自己家里的事。当然,让她感到欣慰的是,眼前这个男人似乎并不那么虚伪,清俊的面容,真诚的眼神,可以看感受得到,他是个富有善心和爱意的男人。

辉下意识地伸出双手,轻轻地握住了她,本想问候一句,近来可好吗?或者说近来在干些什么事?没有想到,出口却成了:「那天在飞机上第一眼看见你,我就喜欢上你了……」。

话语一出,两个人便陷入了沉默。好一阵尴尬,她不由偷偷地看了他一眼。「我也是。」慧怯怯地说:「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那天回到家,我就意识到自己彻底地完了,我无法控制住自己不想你。」

她幽幽地语气里显得有些委屈,因为她明知自己深陷进去的是一个泥潭,就这样而不能自拔;因为她知道无论怎么相爱,仍然不会有任何一丝希望能和辉走在一起;因为她知道辉是个有责任的男人,无论外面的世界多么精彩,他是不会轻易放弃家庭的。

说话间,她的眼睛莫名有些湿润了,泪水悄悄地滑落在她的脸上。

辉不敢去擦拭,只好紧紧地握住她的手:「出去走走,好吗?」。

慧默默地点了点头,但又不知道该往哪儿去。

一路上,他们默默地走了好长一段,也没说一句话。他们来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,很自然地停住了脚步,不由得靠在了一起。

那感觉,似乎在梦中一样的飘渺;那滋味,似乎像是吃了蜜一样的甜美。辉情不自禁地捧着她的脸,亲密地,热情地,忘却一切地接着吻……

不怪那吻痕还会不会积累成茧,就算化成仙,也不会怨怪这段情。她再也无力逃脱辉那射着情爱的眼光,就象吸铁石似的,助长着爱情的魔力。她的心跟着跳动,周身的血液被火燃烧了一样。

「不行……」她还是极力挣扎,想要逃离辉的怀抱。

「对不起……」辉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,因为对于眼前这个深爱的女人,他同样负担不起有任何的承诺。

在爱面前,谁能清醒几许。是爱情沖昏了头脑,要不是在路边燃烧起那分激情,让他俩差点失去了理智,还真说不准会做出什么事来。

事情如果能到此结束,那么何必又开始呢?为了在回家前能调整好自己的情绪,辉想一个人慢慢走回去。

5

已是深夜了,辉蹑手蹑脚地用钥匙开进家门,第一次没有和妻子同睡一张床,他需要沉思更需要冷静。躺在床上,辉的头脑就像是白天一样清醒,感情的复杂和矛盾,快乐中渗透着痛苦和烦忧。

辉一面后悔与她的相约,往后他不知道该怎么样面对她,这种暖昧的关系算什么呢?是「红颜知己」、是「情人」还是名不正言不顺的「兄妹」关系?一面又感到沾沾自喜,让他感到得意的是她其实也是那么深爱着他。爱情是甜蜜的,尽管对于辉来说,这好像说是婚外情,比较确切一些。就这样,辉沉醉在那种颇具刺激性的欢乐之中,而逐渐进入了梦乡。

第二天,辉很晚才起床,出了门,外面的好天气让辉感到心情无比地愉悦。

辉用手招了一下迎面而来的计程车,无意间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那不是她吗?不是他日夜思念的她吗?

辉不由得一惊,随之心一阵莫名的剧痛,因为她正挽着一个男人的手向一家宾馆走进去。

他是谁?她不是说自己还没结婚吗?不是说她连男朋友都没有的吗?

「不行,」辉想,一定要去问个清楚,容不着他多加思考,就像箭一般地朝她的方向奔跑而去,生怕追不到她,会突然从地球上消失似的。

辉跑了几步又停住了,自言自语地说:「我不能这样做,我现在算什么?她的事我有什么资格管呢?」

一整天,辉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?辉极力地不去想白天所发生的事,最多以后不跟她联系就是了。想归想,做归做,如此的不明不白,辉怎么能甘心呢?辉终于还是忍受不住,拔通了她的电话,不搞清楚这个事实,这种感觉好象活吞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,或者就是被人欺骗和愚弄一样难受。

「我是辉?你在哪里呢?」辉故意试探地问。

「嗯,我还在睡觉呢?昨晚我被冻着了,今天整天没有出门,感觉好累。」慧在电话里故意装出还在睡觉的样子。

「是这样啊!那不好意思打扰了,你继续睡吧!」辉不等她的回答就挂断了电话。那个时候,辉的心不仅仅是酸楚的痛,还夹杂着气愤。

「如此的女人真是可恶,如此的女人真是可怜,简直他妈的卑鄙……」辉难以想像自己气到了极点,竟然会骂人。

那天的事对于辉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,真真实实地给了他一个巨大的刺激。常言道:女人是个妖精,惹不好就会使自己身败名裂,一点也没错,什么感情爱情都一起见鬼去吧?辉越想越气愤,越气越痛心,他始终不能相信一直让他如此牵肠挂肚的女人,能让他一下子从最幸福的感觉跌落到最痛苦的幽谷。

辉从爱延伸到了恨,他恨透了这个让他欢喜又让人悲痛的女人。

6

可是辉又怎么能知道?那是她一手导演的戏呢?辉永远也不会明白,当那天晚上,她证实了他是个已婚男人时,她的心比谁都痛,她当时流出来的眼泪里有着多少地酸楚,辉能明白吗?

她一向是个很孤傲很矜持的女人,她心里最清楚,无论辉多么的优秀,她也不会做辉的情人。她不会责怪辉,只怨命运不公平,不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,等于是没有缘分,他们是相爱,但是这份爱本来就是不应该的,没能完整的爱,落下一个残缺的悬念。

不怪那天太冷,还是水也能成冰。不怪人与人之间,不懂顽固的承诺,只是一种分手的前言。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,到底是对还是错?不过,她相信了一个事实,通过这件事以后,辉再也没有联系过她,更别说找过她了。

有一种缘,会让人怀想一生。就像那次在飞机上匆匆刻下的永远。那感觉,一如深爱过,是如此美丽,是如此眷恋,何必要相互亏欠呢?也许,她永远也不会忘记他的,而辉呢?没有人知道他会怎么想?

不做情人,真好!不知道这句话更适合谁?

心跳

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

悄悄地

隔着屏幕

把神秘的影子

偷偷窥见

你的微笑

轻轻一触8

便溶入眼睫

忘却了

那是虚拟的

存在

此后,你在那里

谈笑风云

我默默无言

隐着一层帘纱

把心折在口袋

▲▲▲▲▲▲▲▲▲▲▲▲▲▲▲▲▲▲▲▲▲▲▲▲▲▲▲▲▲

??木子叶寒:本名林海燕,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,世界华语作家联谊会、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、中国原创作者作家协会。网络编辑及特约撰稿人。近40余篇作品被选入《中国当代作家优秀作品精选》专集;出版个人诗集和散文集。文字虐我千万遍,我待文字如初恋。

编辑:王海东